越翳

每次听到夏天这个词的时候,都能想到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。
当然,王晰也是。

已知:没有粉丝

推出:lof=普通自闭社交软件


故:我是日常区的谢谢x

追秦好磕的


女A男O我也可。


这是什么sb发言x


以及马上考试了我玩了两个月我很慌,感觉离当场没掉也没差多少点,回不来记得烧香,回来了就更/卑微


那什么,写设定要写吐了。

我好难

但是表白小天使@逾期不候 我永远爱小逾x


逐渐变成日常区lo主x

那什么,试水试水x

“周峻纬你要不要脸,你应该知道我是有家室的,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拿那么一个把柄约我出来,你是不是有病。”蒲熠星压着帽檐,怒目圆瞪着坐在对面的周峻纬。


“阿蒲,这家的卡布奇诺蛮好喝的,你要不来一杯。”周峻纬装作没听到蒲熠星问话的样子,只是自顾自的搅了搅自己杯里的咖啡。


蒲熠星几乎气到想直接上手和周峻纬干一架,也不想去管自己最近几乎到处被狗仔跟踪,但他还是勉强压了压怒气,再次低声说道:“周峻纬,说真的,你能不能把你目的挑明了,要钱还是要什么?我不想和你有太多瓜葛。”


“我要你。”周峻纬的大脸突然逼近在自己眼前,把蒲熠星吓了一跳。


“你有病吧。我可提醒你,我是有家室的。”蒲熠星向...

营业x3

不是点梗的点梗x

占tag歉

最后一个是在筹备的长篇x


看来没人理我,那就不写了耶

那什么,就营个业

第一章

郭文韬无意识地搅着自己咖啡杯里奶泡,他在等人。


窗外的雨还没听,淅淅沥沥地下着,咖啡厅里只有悠扬的音乐声在回旋。脚步声突然响起,从远至近,最后停在了郭文韬旁边。


“你好,请问是郭先生吧。我是小齐,齐思钧。”来人穿了一身笔挺的黑西装,左肩下夹着一个文件夹,脸上挂着一个温暖又不失礼貌的笑意,正向他伸出手。


郭文韬忙不迭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与齐思钧握了握手,“嗯,是的。我是。叫我文韬吧,齐律师请坐。”


齐思钧坐在了他的对面,然后把他的文件夹摊开,露出了里面规规整整用订书机一份份订好的文件,“听说文韬有意向离婚是吗。”...

那啥,虽然没人看啊

我就说一声,那什么前置其实应该是坑了/挠头

因为没啥人反馈,我后面有点玩不下去,另外是在搞另外一个全员的无限流设定,所以就,就坑了吧

[图片]

[全员向]前置 02

*纬钧,郭蒲,九明不逆不拆

*私设如山,ooc成海

*有需要答题的互动,会影响故事走向

*委委屈屈想要评论

*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!


蒲熠星的表情在进入房间的一瞬,瞬间凝固了下来。他猛地一声把门关上,然后咬牙切齿地给周峻纬拨电话,“JZ,你不想活可以直说,我有的是办法可以解决你。”


周峻纬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,蒲熠星几乎能想象的到那个男人靠在沙发椅上,然后眼尾勾起的笑,说不定还开着电脑看着一些资料,“阿蒲,不要那么绝情嘛。怎么见到你前男友,你不高兴吗?”周峻纬甚至在前男友那三个字加重了语气...

[全员向]前置 01

*纬钧,郭蒲,九明不逆不拆

*私设如山,ooc成海

*有需要答题的互动,会影响故事走向

*复健写文,已颓,可能会咕咕x

*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!


那场雨,彻夜未停。


蒲熠星敛了敛手里的黑伞,水珠聚在光滑的伞面上一滴滴滑落。清晨的公交站台了无人烟,他一个人坐在厅台的长凳上,眉眼低垂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雨滴落在地上聚着小水滩,噼里啪啦作响。


周峻纬从咖啡厅出来,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蒲熠星,他嘴角轻微地勾了一点笑意,“来了。”


用的是肯定句。


蒲熠星没抬...

1 / 8

© 越翳 | Powered by LOFTER